服不服(6)
书名:紫色 作者:situhan 本章字数:4591字 更新时间:2021/07/31 12:14:00

事情到了这一步,布鲁斯就像爆了外皮的气球人,顿时就萎顿下去了。这里面涉及的事情多了去了,作为律师的他清楚,这可不是简单的赔偿就了事了。他将要面临的各种麻烦会很多很多,多到他自己都无法预测,他将如何面对?

首先,布鲁斯这个知名律师的地位是保不住了,而且还会从根本上逆转,他本人也会从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中被除名。任何一家律师事务所都不可能让一个浑身都是污点的人在其中合伙,这不符合美国精神,如果不除名,其他人会离开。

其次,他在过去打过不少官司,难说其中就没有任何问题,以前,他仗着身份地位,仗着身后有支持,别人动不了他,可现在呢?现在人家就不会找他算账吗?一旦这些官司开打,可以说,布鲁斯剩下的岁月里就不用干别的了。

再次,布鲁斯将面临与他解除雇佣关系的浪潮。以前,他是多家运输公司的法律顾问,多个私人收藏家的代理律师,出了这个事情后,人家宁愿赔点钱给他,都不会再去雇佣他,他将面临众叛亲离的一个局面,而且这个局面是他无法躲的。

第四,上一次的资产冻结已经让他的经济发生了不正常运转,这次一旦案子了结,那些非正常周转就会回过头来反噬他,使他的经济状况急转直下,而且,现在控方要求的赔偿翻倍,还有理有据,让布鲁斯几乎没有腾挪的机会,可以说,对方当下的手段是要把布鲁斯彻底的“灭杀”,毫不客气毫不留情的灭杀。

在华尔街,在纽约,在美国,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因为生意失败,官司失败等等原因发生的跳楼事件可谓是不胜枚举,布鲁斯现在能够选择的路实在太少了,他早已经习惯了那种人上人的生活,一旦让他跌落尘埃,对他来说还真是生不如死。对这个结果,巴克也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他能怎么办?是布鲁斯自找的啊!

“你,你们是不是也太狠了?难道说就不给我留一点活路吗?”布鲁斯喃喃的说道,“我现在拿不出那么多钱,而且,我还不知道今后还要掏多少钱去应对各种诉讼,你们,你们这是在往死里逼我啊,如果我死了,你们就不觉得残忍吗?”

小小的法庭里鸦雀无声,面对布鲁斯提出的这个疑问,没人敢轻易回答。

“布鲁斯先生,都到了这一步了,你还这样想吗?我是真的可伶你的智商!”丽萨说话的表情绝对不是讽刺,而是一种典型的女性怜悯,“我来提一个方案,你看看自己是否能够接受,当然,这个方案也需要巴克法官的评估,看看实施的可行性是否有障碍,总之,我们没有逼你走绝路的意念,相反,我们想帮你。”

丽萨的话让巴克震动了一下,他有些诧异的看着丽萨。作为法官,巴克一直坚持法律的无情,而在这个案子里,实在是被告没来由的作死,控方可以说一早就给被告预留了退路,是被告自己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如果被告是普通民众,犯下诸多错误还情有可原,可被告是一个知名的律师啊,甚至到了知法犯法的地步,你让法官如何能为这样的人去掩饰和开脱?这到了最后,布鲁斯竟然还想当着他这个法官的面把可能发生事情的责任甩锅给原告,换任何一个美国人,怕是早就一拍桌子扬长而去了,根本就没有可能在这里任由你甩锅,他这个法官也不会承认的,在法庭上,布鲁斯的话可以被理解为对原告的“要挟”和“绑架”。

在美国,人们的许多认识都是不那么善良的,用他们的话说,人有生的权力,同样也有死的权力,别人要死要活关我屁事?哪怕是布鲁斯真的死在当场,真的在休庭后从华尔街楼顶上跳下去,在法律和道德层面上,丽萨都是无责的。

“请丽萨律师把你们的方案说的具体点,我希望你们能够降低点索赔数额,你们提出的翻倍……的确让布鲁斯先生很难承受,也许那就是他的全部身家了。”巴克消化了一下丽萨的话,最后还是出面做了暗示性的表态,随即他又转向布鲁斯,“布鲁斯先生,我建议你从现在开始,认真的听原告的每一个字,不要再用那种狭隘和阴暗的心理去判断对方。在我接触到的卷宗里,实际上原告是一开始落进了你原来代理的那伙人设下的圈套里,如果不是著作人出面帮他,你认为方丹先生会不会与你现在一样?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如果大都会博物馆尽快的与原著作者联络,结果会是什么样?他们既然可以帮助方丹先生,那有什么理由不能与大都会博物馆协商呢?在这个事件中,布鲁斯先生,你没有起到积极作用,这是你应该汲取的教训,直到现在,你的心理状态还是不够阳光。”

可以说,巴克此时已经是在给布鲁斯帮忙了,明面上是在批评布鲁斯,而实际上是告诉布鲁斯,“赶快的服软吧,面对这个局面,你要低头,该认输的时候就认输,这才是好汉!你态度好了,我才能帮你说话呀,要不,你真的去跳楼吗?”

丽萨此时在心里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老板给的提示了。在开庭前,丽萨接到了二老板秦梁栋发给她的一份备忘录,上面列举了各种可能,在最后,就谈到了布鲁斯可能会走极端,分析认为,一旦布鲁斯输掉了这场名誉纠纷的官司,就等于是给他自己判了死刑,布鲁斯在精神上是不可能接受最后的现实的,分析还认为,布鲁斯最后肯定要把他可能发生的结局甩锅给控方,这对于控方是不利的。

控方打这场官司的目的不是为了圈钱,不是真的要对方的赔偿,而是为了给自己正名,为自己的名誉洗清白,一旦布鲁斯因为输掉官司而自杀,那么这些目的实际上就没有达到,赢了官司,输掉名誉,这个账怎么算都不划算。所以,备忘录里就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做出了明确的提示,甚至一条条的列举了出来,而整个诉讼的目的就是要让方丹的办事处在纽约有个好的开局,让美国的一些收藏爱好者和私人珍藏记住方丹,让布鲁斯最后输的心服口服。

“索赔的数额是不可能降低的,这是个前提,可是,赔付给谁是可以商量的,这也是方丹先生很早就交代了的,作为方丹先生来说,他本身不差钱,并不是为了几个钱而与被告打官司的,他要的是名誉,要的是公平。”丽萨开口说道。

“我没那么多钱,把我现在所有的资产都卖掉,也许能凑数,可是,那样我还怎么活下去?你这等于是什么都没说!”布鲁斯翻着白眼,声音不大可很清晰。

丽萨并没有马上接过布鲁斯的话头,而是用眼神使劲的盯着布鲁斯,然后往后一靠,她着实怀疑布鲁斯的智力是不是出了问题了,这么明显的暗示,他竟然无动于衷,甚至压根就没有理解,这还是那个在法庭上叱咤风云的知名律师吗?

布鲁斯没听出暗示,可不等于巴克没听出来啊,他马上敏感的发现丽萨实际上已经说出了方案,而且,这个方案的实施实际上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你……布鲁斯,你是不是没有听清楚啊?或者是你的智商已经完全退化了?原告说的意思难道还要我给你解释吗?这是对你最有利的,你居然这样表态?难道你不明白其中的差异吗?”巴克现在对布鲁斯还真是恨铁不成钢了,“你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是给谁看啊?最后倒霉的是谁?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要是你还一意孤行,就是上帝派天使过来也救不了你!”

说道最后,巴克简直就是声色俱厉了,布鲁斯这才不得不凝神认真的想了想,最后,他明白了,干脆摊开双手,“好,说吧,要我怎么去做。”

丽萨微微一笑,“首先,我们达成谅解协议,原告不再追索被告的任何赔偿,但是以被告向布鲁克林区的相关机构捐赠2亿美元为条件的,具体的基金项目我会在签署协议后交给你,同时,向奥克林竞选办公室政治捐款一部分,为了保护布鲁斯先生的名誉,这个和解协议是保密的,将不会公布。”

丽萨说到这里的时候,布鲁斯和巴克都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他们都不是年轻人,都明白丽萨这个要求和处理方案可以给布鲁斯带来多大的好处,别说那些开除他的律师事务所了,就是那些还惦记着找他后账的人,全都得瞎火,这样的处理方案,布鲁斯不仅名誉上没有损失,甚至还给拔高了,至于说那些钱嘛,在美国,尤其是在纽约,名气就是钱,只有名气还在,布鲁斯赚钱的法子多了去了。

“其次,布鲁斯先生将成为纽约方丹拍卖公司办事处的法律顾问,这没得选择,你的工资是每年一美元,双方要签署正式的雇佣合同!”丽萨今天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刚才的话对方还没完全消化,这新的条款又抛出来了,“你们也知道,我实际上担任方丹先生的律师是不称职的,对于艺术品、古董等我一窍不通,在接手案子的初期,布鲁斯先生怕也是在私底下笑了我好几次了,所以,在纽约这里,方丹先生需要一个内行为他服务,至于说工资嘛,那完全是象征性的,他希望你能够在将来拿分红而不是靠拿工资来对待工作,而第一项业务就是去接洽大都会博物馆,告诉他们,他们的那幅画是可以咸鱼翻身的,那不是钱的的问题,而是文化传承和做人道德理念的问题,光教育了你不行,还得教育他们!你可以直接去问你身后的老板,面对华夏文化传承,面对华人的智慧,服不服?”

老天爷!这,这简直把布鲁斯折腾坏了,就好像从冰盒里捞出的鱿鱼,猛然放到炭炉上烘烤,还没等完全烤熟,又扔回冰水里淬一下火,然后又捞出来扔到炭炉上再次烘烤,他已经感觉浑身上下的不对付了。

那边,巴克已经从衣兜里掏出了药瓶子,倒出几颗药片塞进嘴里,然后伸手在自己的前胸画着十字,年纪大了,无论是心脏还是大脑,都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布鲁斯倒是没有随身携带救急药物,可也是弄得一口气喝光了一大瓶矿泉水,还在那里呼哧带喘的,因为,丽萨那简单的两条里,透露出的信息量太大了,甚至完全颠覆了他的三观了,人家不在乎的把自己就给收归到了旗下,还给自己画了一个巨大的意大利馅饼,只要自己好好干,不排除将来白送给自己股份,而且,给自己的第一单竟然是回头去找老东家协商!这是个什么节奏?是想把大都会从泥沼里拉出来?哎呦!布鲁斯晕菜了,要说华人有这样的思维是可能的,可是,那个方丹不是华人啊?他是个犹太佬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是圣母玛利亚开眼了?是自己交出了赔款就赎罪了?或者是自己在做梦?

“你们,你们不是吧!不就是提个建议嘛,要不……我收回?”丽萨说道。

看着这俩人的表情,哦,不光是这两人,旁边的书记官也傻呆呆的看着丽萨,都忘记敲击键盘了。可以说丽萨提出的方案太出人意外了。

丽萨现在嘲笑别人,她忘记自己当年接受段蓝帮助的时候,不也一样的呆傻了吗?她是跟在华人身后见得多了,所以,当看到备忘录里写的这个方案时,并没有多少吃惊,而且还认为这就是个普通的双赢结局,是借用布鲁斯的赔款,打开了纽约当地的局面,有了这个投入,办事处在纽约办事就顺当多了。

关于这笔资金的投入能产生多少影响,丽萨并没有去深入的思考,或者说那不关她的事情,坦白说,在纽约已经耽搁她太多的时间了,要知道,在新奥尔良那边,她可是还有一大摊子事情要忙活呢,能够越早结束这边的案子就对她越有利。在丽萨看来,眼前的这个布鲁斯和他身后的大都会跟华人斗法,那就是自找苦头吃,华人是智商和情商可不是白人能比的,白人讲究的是精英文化,除了极少数的人在动脑筋外,大多数人都是浑浑噩噩的过一生,还吹嘘什么活的自在。可是华人走的是族群文化,就是一个小屁孩都知道是非取舍,这在西方是不可能的,为此,丽萨把自己的孩子都送到华夏去留学了。

处理矛盾的时候,西方人是要一棍子把对方打死,没有调和的余地,而华人则是考虑的深远,处理矛盾往往会是从共赢的角度去思考,只要不是把华人逼急了,华人很难去做出过激的鲁莽行动,纵观近200年的历史,在华夏与外国列强的诸多争端中,没有一次是华人挑起和扩大的,都是逼到最后不得不奋起反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