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干一起干(2)
书名:紫色 作者:situhan 本章字数:4576字 更新时间:2021/07/31 12:14:00

真正的艺术家是什么呢?其实就是诸多文化知识和涵养的积蓄,就是触类旁通的灵性和广征博引的借鉴,没有这个内涵和底蕴,敢出来自称是啥啥家的,都是自吹自擂,现如今把个书法写的别人看不懂,常人不认识,自己也说不清,还非说是啥子艺术的突破,他们连古人为什么要立那些书法家的原因都搞不懂,还要对古人横加指责,说起来真的是很可悲。有文化的人懒得理他们,没文化的说不过他们,于是,他们就以为自己是什么什么牛人了,还美其名曰……丑书。丑在这里变成了什么?褒义?褒奖?有进步意义?老天!真善美和假恶丑要换班了?

方丹、薛万锦一行,从初五开始就在乌篷小镇游玩了,也许是太有名气了,当地的游客人流如织,可是方丹还是在站在那个画壁前许久,越看越是觉得不得了,他甚至询问薛万锦,这个画壁可否售卖啊?他愿意出价2000万欧元搬走。

“这是不可能的,你根本无法搬运,整幅画是一个整体,目前还没有这个技术可以整体搬迁。”薛万锦摇头说道,“其实,这幅画是可以找作者再画一次啊,你没有留意吗?在那个小小的角落里,有一方作者留下的印章吗?”

方丹这才仔细的弯腰去看在最左边角落里的一方印章,随即,他思索起来,因为,这枚印章他似曾相识,随即,打开了手机在里面寻找起来,终于被他找到了在法兰克福刘道源的那个画廊拍摄的《净检法师》,在那上面就有一颗印章,虽然不一样,可是落款的名称却是一样的,这又让他的脑袋瓜子里转悠起来。

之所以印章不一样,那是因为凯琳娜原来用的印章是一块普通的寿山石印章,虽然也是李凡给她雕刻的,当时在乌蓬镇搞创作的时候,用的就是那枚印章。小两口去欧洲探亲的时候,李凡在地摊上捡了一块田黄石,用田黄石给凯琳娜重新雕刻了一枚新的印章,这篆刻啊,哪怕是一个人雕的,那也是有区别的,李凡为了好区别,还在字体上做了变化,这当然瞒不过常玩这个的方丹之眼了。

“我不认识这个字,可我感觉这不是一个人的印章啊。”方丹不无遗憾的说。

薛万锦对这些印章之类的字了解也一般,可这里的故事他还是知道的,仔细看了方丹手机上放大的印章照片,有看了看画壁上的印章,心里就明白了。

“这是一个人的画作,不过用的是两枚不同的落款印章而已。作者叫芈凡。应该是一个著名的国画大师。这幅画也不完全是临摹,跟据我的了解,原作是残缺的,而这幅壁画可是补全了的,实际上也是一次再创作。哦,你没有留意那边的说明吗?人家摆明告诉你,这是一副《仿富春山居图》。”薛万锦说道。

等到薛舟子翻译完,方丹又跑到另一边,仔细的看着那边的说明,不知道是当地人故意的掩饰,还是另有它意,那个仿字写的偏小,而且还放在了破折号外面了,如果不是细心的人,还真以为这就是富春山居图的全图了。

方丹还不死心,拿着一个专业的相机,自己站的远远的,要把这幅画的全景拍下来。可是,哪里有那么容易,你想拍摄全景,可那画壁前人来人往,还有其他游客也在指指点点,还有不少学美术的年轻人在那里用手指虚拟着比划,方丹根本就没有机会拍摄。最后还是薛舟子在看明白了以后,到旁边的旅游商店里,花了二十万买了一幅该画的“水印画”,当然,比例缩小了不少,可保真度绝对要高过任何复印和照片,说这是一幅艺术精品也不为过。

这幅水印画足足有八米长,基本上与存世的原作差不多,由于是按照这幅《仿富春山居图》制作的,所以,原著里后面那些名人题款提拔和留言就省略了,可是补全的画面又占了很大的画面,这也是与原作差不多长的原因。

买画的时候,如果不是得到了老爸的首肯,薛舟子还真是舍不得花那么多钱。

“这,这居然与原著一样啊?你们这里有可以复制原画的技术?”方丹问。

“噢,这个叫水印画,是我们古代一种特殊的复制技术,实际上,这个技术的成熟也不过才一百多年,可惜,现在懂这个的不多了。”薛万锦说道。

“你还懂这个?”方丹更是无法相信自己原来对薛万锦的判断了。

“这有什么呢?此项技术在当前可是受到国家保护的,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关于这个技术的故事多了去了,我们在燕城,怎么会不知道?那个……没法子,舟子不懂得这些,无法给你具体的解释,你等等,我打个场外求援电话,找个人给你解释解释,对了,舟子,这幅水印画太好了,你去多买一幅,咱们家也要保留,保不齐将来就在某个工地上用得上。”说着话,薛万锦就要打电话给李凡。

“不用!我自己有场外求援的关系,我自己来!”方丹说着拿起了电话,直接使用了视频通话,因为他发现这个地区的网络信号非常好,“刘!我现在在乌篷小镇,我看到了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精美的一幅壁画,现在,我又见到了这里有水印画售卖,价钱很低廉,你跟我解释解释,是不是在这里,复制或者仿制这种高端的画作很容易?如果是这样,那我就要考虑今后你送拍画作的真实程度了。”

“你个老混球!说什么哪?水印画简单?见你个大头鬼去吧!”刘道源一听就开骂了,“最看不起你这样的人,动不动就拿自己的灰色心态去看别人,真的很无聊,很无趣。如果是上好的水印画,那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而且是被作者授权的,并且还是限量版的,你以为那个价钱便宜啊?那是你,换个普通的法国人,有几个可以花的起几百欧元买一幅水印画的?你们那里都是用机器印刷的,那是没有灵魂的东西,是完全不要脸的复制,是最没有品位的……”

好嘛!刘道源在那边怒火万丈的狂喷起来,他可是知道水印画的价值的。

刘道源最早是学美术的,焉能不知道国粹里的水印画?那可是顶尖的仿制技术,不是谁都能去那个著名的荣宝斋里去搞水印画的,你首先得是个名家大家,是个有分量的行业翘楚,不是谁都可以花钱就找人家干的。你是有钱,可你的东西不行,人家丢不起那个人啊,说起来,人家玩的也是独一份,为了你那仨瓜俩枣就砸了自己的牌子?没那可能。其次,你的作品得上得了台面,你再有名,再有钱,拿个“仁丹广告”去叫人家印也是不行。人家玩的是艺术,可不是玩商业。

当年,许多画家出名后,求画的人太多了,比如徐悲鸿、齐白石等,有些人自然是不可以掉以轻心,认真创作后送给人家,可有些附庸风雅的俗人,甚至是一些混混也跑来起哄。面对这样的人,那些大画家、书法家可就不胜其烦了。咋办?于是,用木板刻摸,然后精细的水印,这个技术就应运而生了。

木版画很普通,甚至曾经大行其道,早时年间的许多宣传画都是木版画。从本质上说,木版画其实就是刻章的一个扩展,在木板上雕刻出图画,然后涂上颜料或者墨汁,把纸张铺上去,用包裹着细沙的软布团捶打,接下来,晾干即可。

水印画严格说也是一种木版画,只不过,这个木版画就复杂多了。首先,水印画使用的模板可不是一块,这与普通的木版画是完全不一样的,哪怕是用墨汁画的水墨画,要想完整的复制,一套模板是不行的。徐悲鸿善于画马,而且大多数都是用墨汁画的水墨画,当年他就委托荣宝斋给自己复制水印画,光是一匹马的模板就有十几副,把原作里的每一个浓淡细节都单独分出来,然后在木板上模拟,反复试印后才能确定要几幅模板进行套印,而且还有先后的次序,弄错一个环节,这幅画就废了。就连鲁迅当年印制自己的信笺等,都不是一副模板。

其次,工序极其复杂,每一道工序都要预先定好,甚至每一幅作品的工序都要单独设定,不是千篇一律的,而设计这些程序的人无不是艺术大师,那种对原作的理解,解读,拓展,有时比原作者还要高深。比如,当年徐悲鸿送过去的一幅奔马,大家看着都没啥问题,可是人家一审稿,发现了细微的问题,找来徐悲鸿一说,徐悲鸿都服气,因为,马腿的比例不对,意境就差了很远。

第三,使用的各种纸张、墨汁、颜料非常讲究,不是荣宝斋这样有着深厚收藏和底蕴的“南纸店”,在当年的四九城里,还真是没有谁能做得到。

第四,雕刻用的木材十分考究,而且还是不能千篇一律,工笔画和大写意的能用一种材料雕版吗?显然不能,而水墨画就一个颜色,用墨和用材必须一致,否则印出来的画就会有色差,就会不协调。可是水印水粉画的时候呢?又是一番风景了,这里面的道道,非在业内浸淫几十年的老艺人,根本就说不出来。

第五,并不是说上面说的条件都满足了,就可以无限制的水印了,不然,如此精美的模版,不管你选择什么样的材料,最多印制几百幅,模版就报废了。严格说,最精美的也就是只有几十幅,后面的基本上都有瑕疵了。当年,鲁迅先生当年出版的《北平笺谱》热销,费了牛劲不过才印了200部,

解放后,为了保存古代墨宝,曾经花大力气复制了一批古画,其中,《韩熙载夜宴图》,从五十年代末开始筹划,耗时二十年方才完成,光是制作的时间就用时八年,雕刻摸版1667块,套印高达6000多次,使用与原画完全相同的材料和珍贵颜料,最后,也只印了30部。不能多印吗?不能了,那么多模版里,但凡有一块出了瑕疵,整套模版都废了,如果是一般作品,修复模版或者重置一块也无不可,可这稀世珍品,根本不可能考虑去那样干,绝版就是绝版。

眼前这一幅巨制,虽然比不上韩熙载夜宴图那么复杂,可是尺寸却是大了许多,光是准备的时间就毫用了一年的光阴,这还是乌蓬镇多次前往,不计成本洽谈的结果。借助于现代科技和信息以及交通上的便利,各种准备工作加速。

实际上,方丹的运气不错,或者说薛万锦的运气不错,这幅水印画也是在新年才进入市场,整个乌篷小镇的各个旅游景点纪念品店里,只有这一家有,还只有这一幅,20万,真是便宜薛万锦了。可现在的薛万锦还不知道呢。

那边刘道源狂喷了一顿后,猛然想起了什么,他让方丹把电话给薛万锦,方丹居然不给,非要刘道源说出喷他的理由。得!刘道源干脆挂断了电话,随即,薛万锦的电话就爆响起来……你不给,难道我还不能直接打过去吗?

“薛老板!我是刘道源,新年好!客套话我就不说了,我麻烦你,赶紧的帮我买一幅刚才那糟老头子说的水印画,多少钱我都买!拜托拜托!机不可失啊!”

“什么?这水印画很名贵?”薛万锦吃惊的问道,“没见谁来买啊?”

“有多少你帮我买多少,钱我立即打给你。快!一定要快!”

听着刘道源急火火的语调,薛万锦也迷糊了,赶紧让丫头去问。

“我已经叫丫头去买了,钱的问题好说,你不给都没关系,我去找李凡要,不怕这钱跑了!”薛万锦打发完女儿,就在电话里咨询了,“那个水印画有啥名堂?你给老哥科普一下呗,我刚才还觉得花了20万买一张赝品,心里不舒服呢。”

“那是一幅什么画啊?芈凡的《仿富春山居图》!是当今海内外补遗最好的画作,原来我以为画在墙上没戏了,现在居然有水印画,当今哪家企业能做出那么大篇幅的水印画?电脑合成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只有水印画才能保持原汁原味,你担心会有很多?门都没有!精心制作,小心操作,最多能印出五十幅来,稍有偏差,一个环节没掌握好,那幅画最多水印出来20幅!你也不想想,光是全国大型博物馆有多少?才20万,哪家拿不出这个钱来啊?这是白给啊!”

薛万锦一听,马上就对话筒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回头打给你。”

等到薛万锦到了以后,薛舟子正在那里跟服务员掰扯呢。

“本店就这一幅,没有了,我打了电话到公司了,整个地区就分到了五幅,因为我们这里是原作点,所以给我们优惠,其他地区的价钱是我卖的十倍。”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