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新春(1)
书名:紫色 作者:situhan 本章字数:4512字 更新时间:2021/07/31 12:14:00

一通折腾,看似没完没了,猛然间伴娘那些人就松口了,凯琳娜蒙着盖头,被伴娘林瑶等人搀扶上了特制的迎亲花轿,然后是一群年轻的小伙子在号子声中抬了起来,那步伐,那节奏,让前来参加婚礼的佩兰家族众人是惊喜的不要不要的,而李凡,胸前扎着一朵大红花,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伴随着轿子走在前面,满脸的喜气洋洋,几乎所有围观的人都乐了,这太特么的“复古”了。

其实,这些都被自任导演的姜祷铭给操控了,老戏骨很厉害,一到就把婚礼的总导演的位置拿下,林瑶他们几个伴娘的耳朵里可都插着小耳机呢,你刁难一下新郎不行,无止境无原则的刁难也不行,掐着点,时间到就放人!

绝对专业的摄影人员分别控制着好几个机位,空中还有三架鸟瞰的无人机,可以说,这个婚礼还是古今中外的大融合。有姜祷铭这样的业内人士的指导,这婚礼的事情李凡基本上就只剩下点头了。完全复古是不对的,保持华夏婚礼精髓也是必须的,那什么是华夏婚礼的精髓呢?许多人懵懂着不知所以然。

老米和玛索郁闷了,按照华人婚礼的规矩,他们送亲是有限度的,把女儿从家里送出去就算是完事,也就是说,娘家人不能出现在拜天地的现场,这个与西方婚礼完全不一样,还真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啊。不过李凡还是通融了,送亲队伍刚刚离开老米的那个小院子,噢,这个小院子也是老米看到李凡弄了个篱笆之后也要搞的,他觉得这才更像“园中园”,更有味道。迎亲的队伍刚刚离开了小院,老米和玛索就被请上了一辆精致的电瓶车,也慢慢的跟着队伍后面向“夫家”开去,而李凡他们到了以后,在一阵鞭炮锣鼓声中,李凡亲自从轿子里把凯琳娜给背了下来,至于那些跨过火盆啥的都被李凡给免了,他觉得那些太麻烦,太危险,也没实际的意义,只不过李凡不知道的,奶奶还是不知道从哪里整了一些花生、红枣、核桃等物件扔到了李凡的新床上,只不过现在李凡还不知道。

进入堂屋,两个新人首先双双下跪,请来的司仪高喊“一拜天地!”于是,两人笑呵呵的跪下叩拜,接着就请出了李江老两口,司仪又喊“二拜高堂!”这个过程把李江乐的泪水哗哗的,他没法不激动啊,四代人的婚礼似乎都集中到这里了,李凡小两口的一切让老头子浮想联翩。接下来就是“夫妻对拜!”

不对吧?不是还有媳妇上茶吗?呵呵,老礼里可没这个,最重要的就是这三拜,第一拜,向天明志,向地许愿,这比西方人请神父还要厉害,华人信奉的最大神灵就是天地,不光是婚嫁要拜天地,结义同样要拜天地,核心就是“人在做,天在看,试问苍天饶过谁?”这才是华夏婚礼里的精髓,是为人之道的“实锤”。

严格意义上说,拜过天地就是夫妻就是兄弟了,第二拜不过是告慰祖先和安慰在世的长辈,有些家祭告乃翁的意思。而第三拜则是夫妻双方的尊重,这是平等的,毫无瑕疵的平等。在西方人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华夏上就有了如此法理上的平等,西方人看了会不会羞死?

传统的婚礼上,新郎新娘可是不会出现在酒宴上的,更没可能出去陪酒,后来演变成新郎出去陪酒,其实,这个演变并不是很符合实际,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新娘守在洞房里,只要新郎还没进来,那盖头可就没人敢揭开的,就算是闹洞房也不是现如今那“牲口”般的闹法,之所以如今这样,其实还是没弄懂闹洞房的含义,当然,现如今的婚礼也就那么回事,当真就不会有那么高的离婚率了。

闹洞房的真实含义是浓缩了人生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前来闹的人模拟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为难这对小夫妻,看夫妻二人能否一心一意的去克服,同时也是对从年轻人走向成人的一次秉性磨练和检测,不能不说,我们的先人在看待家庭和夫妻之间今后的发展上,是有很多想法的,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测试。

李凡可不是普通人,他对这个婚礼看的很重,他认为,向天明志后,那是要对凯琳娜一辈子好的,反倒是不怎么在乎那张纸了,也许,他的想法特殊吧。

抱着凯琳娜走进洞房,在一群围观之人面前揭开了盖头,几乎把几个伴郎给惊的晕过去,实在是太美了,就连李凡都不得不佩服姜祷铭弄来的专业班子是“真专业”,那一身古装更是把林瑶等几个伴娘给羡慕的要发疯了,使劲的掐着钱博平的腰眼,“你必须给我也弄一整套!否则跟你没完!”

婚礼隆重吗?隆重,至少汇集了不少人,可在里尔市里没谁明白和知道,有些人还以为是在这里拍电影呢。铺张吗?可是花了不少钱,但在姜祷铭这些文化人的眼里,这似乎是无法复制的一个文化样板,是难得的第一手资料。婚礼有意义吗?对李江来说,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当年的影子,他觉得自己家的传承无忧了。而钱博平等人看了后,都觉得应该这样办婚礼。

那个牛气冲天的婚庆公司这次是可是见世面了,他们这次过来,整个就是挂了个名号,集中公司最牛叉的人马过来……打杂,有了姜祷铭这样的人物出现,你婚庆公司还玩个屁啊,从设计到排演,从场景到布置,就剩下个“玩命的干吧!”可是这婚庆公司不傻啊,全套的资料收集起来,这是多大一个托啊?到后来,他们都不好意思的收这边的费用了,讨价还价半天后,李凡才答应可以打折,但附加条件就是新郎新娘不能露面,允许他们用技术手段张冠李戴。其实,李凡不那样说人家也不会用他的真人,无他,谁叫这新郎穿着一身“粗布军装”的?这个太有个性,无法普及,可那其他的场景和程序,乖乖,只发了一个小片段,家里那边的客户就炸庙了,“加钱!我们也要这样办!原来定的不算!”

李凡不是那种拘泥于定式的人,他了解和理解自己老丈人一家的心情,所以,他随后就把二老接过来了,拜高堂也让二老上座。陪着老两口的自然是碎嘴子大妈爱玛,爱玛加上俩鲜活的小宝贝,极大的冲淡了老米两口子略有不爽的心绪。

爱玛本来很忙的,可大体原则定下来之后,还真就没她啥事了,李凡要举行婚礼,她不来,别说这边的面子抹不开,就那俩小的她就对付不了。于是,她代表刘道源带着俩倒霉孩子乘坐火车到了这里,这个婚礼也给了她极大的震撼。

爱玛和刘道源的婚礼是在德国举行的,毫无新意,两个不信教的新人被送到教堂里举办了宗教性质的婚礼,当时不觉得,大家都一样嘛,可跟现在的婚礼比起来,爱玛觉得自己吃得这个亏大发了,瞧瞧人家这婚礼多有纪念意义……

“大哥哥,将来,将来我讨媳妇的时候也要像你这样!你们今天实在是太酷了,我都发给同学了,他们都说好!”刘大小绷着小脸,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

“还有我呢?我也要这样,我想坐花轿,多好玩啊!”刘小小也跟着起哄。

远在K城的李涌和孙敏都在书房里看着连线直播,人没过去,看看直播也好啊。两口子的表情却是整个弄反了,孙敏看着画面是一个劲的傻乐,她压根就没有不到现场的遗憾,看着儿子帅气的样子,看着媳妇蒙着个大红缎子,乐的前仰后合。可是李涌却是眼眶湿润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父亲热泪盈眶,他看懂了儿子办这个婚礼的寓意,尤其是看到儿子身穿一套灰色的八路军军服,还戴着那个时代的军帽,这让他也浮想联翩起来,似乎看到了自己爷爷当年的风采……

艺术家就是艺术家,看到的任何事物都能触发创作灵感,拜天地刚刚结束,玛索就拿起了画板,快速的素描出了一副图画,在她的脑子里似乎已经有了一股创作的冲动,如果不是还要开吃,还得陪亲家,她怕是早回家去画画了。

李凡抱着凯琳娜进了“洞房”,在钱博平、林瑶这一群损友的吆喝声中揭开了盖头,缺德的钱博平还在旁边大声的唱着“掀起你的盖头来……”

李凡被一群年轻人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向温柔娴淑的凯琳娜竟然一把抓住他的手,“你麻溜的,我还要出去陪爸爸妈妈喝酒呢!”

“轰!”围着的人都乐了,“新郎快点啊,新娘都忍不住啦!”

“别,别瞎起哄!我这就……诶,不是有根棍的吗?”李凡此时也干脆整蛊做怪起来,“快!把那根棍递给我,那是专门准备用来揭盖头的……”

凯琳娜还是没有等李凡磨磨蹭蹭的,拉住情郎的手,从里面向上一顶,这盖头就算是揭开了,“是谁设计的这个盖头?一点都不透亮,外面的热闹我可是一眼都没瞅见,我亏大了,凡凡,你也是的,一点都不替我想,你就不能给我留个缝瞅瞅?到了这洞房里,你还磨三磨四的,完全是一个不靠谱!”

“哈哈哈……”洞房里不用别人闹,小两口这就开干了。

“得得,你这不也露脸了嘛,各位,洞房仪式到此结束,咱们出去喝酒!”李凡赶紧的转移话题,“今儿可是请了名厨,在院子里摆酒,这可是地道的华人风范,你们赶紧的拿出手机来,该直播的直播,该发朋友圈的发……”

“切!以为我们是老土啊!等会酒席完了,看我们不整得你叫祖宗……”

几个人说着话就跑了出去,有人还喊着“不去占地儿就得等着第二拨了……”

其实,来这边参加婚礼的也就是钱博平林瑶算是死党,其他的都是在欧洲留学的一些人,有兰自立的儿子,秦梁栋的女儿和儿子等等,说起来都比李凡大,可都一个个还没结婚呢,这看了李凡的婚礼,个个心里都在琢磨着将来“照此办理”,尤其是那个红盖头,太特么的有范了。

年轻人就是喜欢起哄,一个人喊去占地儿,于是其他人就跟着跑出去了,还别说,院子里的位置还真是被一些前来贺礼的人给先占了好位置,剩下的就只能当溜边鱼了。据说,这是习俗,谁也挡不了,大家图的就是个热闹。

在佩兰花园这里能办酒席吗?能!要不说有钱好办事呢,有钱博平这个家伙在,就没他办不了的事情。从国内聘请名厨是不大可能了,可从香港、澳门、新加坡以及在欧洲各地找能做这样酒席的厨子并不难,尤其是华人特别喜欢在节日里吃“盆菜”,能做盆菜的师傅做这样的流水席就不是个问题。

四合院里,露天下一拉溜摆上了20张大圆桌,于是,这里就拉开架势,请各位入席了,也没有啥写好的名字,谁抢到啥地儿就是谁的,想调剂一下位置?没问题,自己个去商量呗,商量不成,那你就得凑合着了。

话说,这佩兰家族也是来了不少人,巴黎皮诺特的小儿子也来了,这个小皮诺特可是刚刚认识李凡,很快,两人就成了死铁。谁能想到,小皮诺特竟然也会汉语,他从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开始学习汉语了,只不过他没有到过中国。能说汉语,又在商学院里学习,还热衷于收藏,碰到了李凡这神奇的人物,能不铁才怪。

院子里热闹极了,华人在一起那是你劝我,我劝你的灌酒,有几个从北方来的,还一边喝酒一边说段子……就差哥几个划上几拳了。

四合院里办酒席,这可是典型的华人婚礼模式,问,有那么大的厨房吗?没有,谁家也不可能准备这么大的厨房,可华人大师傅真要办酒席需要特殊的厨房吗?不需要,一台三轮车就能把家伙事都弄好,在后院,一排灶头摆好,几个大师傅分工合作,那种流水作业也是效率很高,而在厨房里,早就把一些特殊的吉祥菜做好了,到时候只管上就是了,这可是让一些当地人看傻了。

四合院堂屋里摆了两桌,一桌是娘家人,一桌是夫家人,这里的位置是最高的,气氛热烈却是不闹,只不过,如此热闹喜庆的酒宴上却是没有新郎新娘的位置,他们相携出来,一对玉人儿,得轮桌去向来客敬酒……

婚礼后的第三天,一架包机从里尔起飞,老米一家子、从国内来的所有人员,加上新郎新娘,飞回国内,李凡总算是结束了这次的欧洲探亲之旅。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