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招(6)
书名:紫色 作者:situhan 本章字数:4615字 更新时间:2021/07/31 12:14:00

张婕的话也是让副校长点头,“是啊,张婕说的对,我们民俗习惯是信奉‘人死为大,人死业消’这个原则的,即便是大奸大恶的人,在他们死后也鲜有听说如何如何的。你的这个说法欠考证啊,不足为据,不足为据啊!”

“嗯,这个说法我也考虑过,可我说的恶葬并不是说把死后的人如何如何,当然,在历史上也记载过这样的例子,比如说伍子胥鞭尸等,实际上这个传闻可能是历史上的一种讹传,在后来的历朝历代里,至少上层社会里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至于下层社会里就不好说了,当然,这不包括当时还没有汉化的少数民族,比如说金国就把北宋王陵掘开,把北宋皇帝的尸体分解,元蒙攻下南宋后也干过类似的事情,可是汉民族里还真没有这样的例子,这就是文化沉淀啊。”

李凡是一边开车一边东扯西拉的,说到那里自己也不在乎,反正是聊天嘛。

“你说伍子胥鞭尸的事情不实?有依据吗?”副校长皱眉问道,显然他不信。

“《史记吴太伯世家》上记载伍子胥鞭尸,有证据吗?早在一百多年前的《吕氏春秋》上说的是鞭坟,相信司马迁也应该看过吧?怎么到了他写吴太剥世家的时候就变成了鞭尸了?而在这之前记载春秋历史的权威史书《左传》《春秋》等都没有记载鞭尸鞭坟的事情,以孔仲尼那样的脾性,他会忽略吗?而司马迁是因为什么写史记的?遭受汉武帝的腐刑,他能不恨吗?嘴上不能说,行动不能干,难道他还不能借古讽今?要知道,那段故事实际上是把汉武帝比作楚平王了。”

“哎哟!你这小屁孩的学问不浅啊!这脑袋瓜子里想的东西的确不少,那你说的恶葬是指的什么?说来听听。”李凡不往回绕,可不等于领导不往回绕啊。

“我理解的恶葬是某些人得罪了皇上,死后不仅仅是没有哀荣,弄的不好可能会在墓葬上动手脚,比如,我们都知道古代人墓葬是讲究风水的,这种对风水的研究早在上古时期就开始了,至汉代时,人们已将阴阳、五行、太极、八卦等互相配合,形成独有的对宇宙框架认识的理论体系。风水堪舆其实也是在这个框架里的,不过仅仅是一部分而已。到了东汉时期,风水学的一些理论已经广泛的用于阳宅、阴宅和帝王朝代兴衰的活动中。大家都会认为人死后要去找好的阴宅,难道说一些让帝王讨厌或者是愤懑的人,也会有这样的待遇吗?我看未必,弄的不好就会反其道而行之,何况,有的人所代表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身后的一个阶层,一个世家,这样的情况下,您认为出现压制对手的丧葬手段不会出现吗?”

说道后来,李凡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张婕更是被小屁孩给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啊,你这样说我也解开了多年想不透的一些谜题啊!”领导听完叹口气说道,“元蒙南下,大肆破坏宋朝帝陵,所以,他们也害怕自己的帝陵被破坏,所以,他们的帝陵全都是密葬的,直到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元朝帝陵,虽然其统治的时间不长,可前前后后也有十六个皇帝呢,可没有一个被发现。还有那个三国时期的曹操,他率先搞了摸金校尉,专干盗墓的把戏,自己死了以后当然也害怕人家掘他的坟,所以也是密葬的,后世也没有发现他的陵墓。”

“不对啊,不是说曹操墓已经发现了吗?”张婕猛然插口说道。

“呵呵,那个墓至今还是存疑的,古玩界里就有‘存疑不立’的原则,就是说,只要有疑点的,就不能最后认定。古玩尚且如此,那古墓呢?”李凡笑着说道,“我同意副校长刚才说的那个认识,许多人干了坏事以后,必然要掩饰自己的行径。不过对元朝帝王陵墓我还有另一个看法,那就是已经不存在了。”

“你为什么这样说?证据就不找你要了,说说你是如何推断的。”领导感兴趣的问道,“许多史学家考古学家都认为找不到陵墓是蒙古人在埋葬之后不立坟茔,杀光知情人所致,你怎么说不存在了呢?这是不是也太匪夷所思了?”

李凡扭头看了看领导,随即又是一笑,“我们许多史学家和考古学家都喜欢钻在古籍里去查原文记载,找到几条就如获至宝,可我们看待问题不能孤立的看,要全方位立体的看。蒙元建立统一的国家首先是一个弱势文明的变异偶然特例,所以,他们实际上在汉民族为主的地区里一天真正的统治都没有过,在成吉思汗初创的时候,他们连文字都没有,而且,蒙元的帝王都很简朴,这个简朴并不是说他们天生如此,而是他们自己并不掌握富庶后如何去享受的法子和思维。他们的丧葬模式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进入高度文明的型制,偏偏那个时候的汉族官员又都是哄着他们玩,这最后的结果自然还是他们传统的丧葬方法,那种简单的棺葬到现在还能剩下什么呢?尤其是在潮湿的大草原草甸子上。”

“不是在鄂尔多斯那边有一个成吉思汗陵墓吗?”张婕又傻乎乎的说道。

“那是后世修的,不作数的。”副校长摆摆手说道,“嗯,我觉得小李说的有些道理啊,综合分析起来,元蒙南下也就是玩了一次旅游,又不肯接受汉文化,同时还极大的抵触汉文化,最后连科举都取消了。没有文化的朝代如何维持?别说帝王陵看不到,就是一些王公贵族的陵墓也是少见啊,这说明,那边的丧葬就是史书上说的‘简葬’,简葬的陵墓自然是无法保存下来,这个推理是成立的。”

“好,就算你推断的有道理,那在津孟那里最可能出现的墓葬可能是谁?”张婕也被这一老一小的聊天给逗起了兴趣,大胆的问了起来。

“东汉的开国皇帝是刘秀,据说是刘邦的九世孙,汉景帝也是其祖宗,可是到了他父亲这一代只能是个县令了,到他这一代,啥都不是了,后来,王莽篡汉,天下大乱,他最早是跟着哥哥起哄的,后来才逐步的创出了点名头,这个时候他已经结婚娶了原配阴丽华,就是民间传说‘娶妻当得阴丽华’的那个阴丽华。可后来为了吸纳北方集团的势力,巩固与真定王刘扬的联盟,再娶刘扬外甥女郭圣通为正室,最后得到了天下。一开始,两个女的还都不错,阴丽华让出了后位,刘秀为了安抚河北地方势力,让郭圣通当了十五年的皇后。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郭圣通却是模仿吕雉、霍成君,哦,这个霍成君是汉宣帝的第二个皇后,汉宣帝第一个皇后是被霍成君的母亲派人毒死的,这样霍成君才上的位,是西汉时期里与吕雉齐名的坏女人。郭圣通要模仿这两个人,刘秀当然不干了,最后把她的后位给废了,九年后,郭圣通死了,她的墓地就在这邙山一带,可具体是哪里没人知道。她死后留下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想想看,另一派的人能让她的坟墓旺子旺孙吗?可是皇家的脸面又不能丢,哪怕是废掉了的皇后,刘秀也没有把事情做绝,她的长子本来是太子,废后以后,太子主动请废,可以说,这一脉都还算是善终,可在墓葬上动点手脚很难吗?至少,不葬于好地方就完全可能。根据史书记载,郭圣通死后是没有与刘秀合葬的,与刘秀合葬的是阴丽华。

“你是说那里的墓葬有可能是郭圣通的?”领导敏锐的察觉到了李凡的暗示。

“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在东汉时期,宫斗从来没有断过,即便是光武中兴,其后来的朝局仍然是个混乱不堪的局面,说现在妇女翻身,可是在东汉时期,充斥着太后承制外戚干政的局面,到后来小皇帝要靠宦官才能亲政,而卖官鬻爵的先河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启的,不到二百年,朝廷腐烂的管不住了,这才有了后面的黄巾之乱和三国混战,西晋有了短暂的一统后,国家又乱了,南北朝分裂,军阀混战,这一打就又是二百多年,直到隋唐才再次形成大一统。”

“哎呀,我上大学的时候最怕的就是背这些年表,那个时代也着实是太乱了。”张婕摇摇头,“我听说汉代大墓多是在那个时候毁坏的,现在能找到的非常稀少。”

“没错,说起礼崩乐坏,还真是比不了北魏的曹氏,曹操的父亲曹嵩原本是夏侯家人,后来过继给宦官曹腾为养子,也有一说是曹腾在路边捡的。反正家世不清,所以也把曹操给弄的格外的叛逆,我们当代许多人评价曹操是功大于过,可就我个人来看,最多是功过各半,尤其是他那个‘唯才是举’的提法可是害了后世好多人。所谓唯才是举的意思就是不需要什么德智体全面发展,只要你有一个强项,那就用你,所以,在三国里,从内部败掉的只有北魏,不讲道德,不讲礼数,不讲公德心,不讲善良,唯才是举的结果就是形成了‘司马昭之心’,当年曹操如何对待汉室的招数,他的后代也都照单全部承受了一次,真是天道轮回啊。许多人说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这个话的意思其实是贬义的,也是警醒大家的,想想看,少年人都去打打杀杀社会能不乱吗?上了年纪的人还要去搞阴谋诡计,那成啥了?整个三国演义的表述其实是告诫我们,不要去搞歪门邪道,不要去搞阴谋诡计,要回归到忠孝礼仁义智信上去,可是偏偏听的人都学了里面的负面东西,虽然不打仗了,可是海内外的汉奸并不少,虽然不要求三纲五常了,可也不能动不动就把老子给告到法院去吧?唉!乱,真是乱!”

“哈哈哈……你这个小屁孩名堂不少嘛!那你能做到忠孝仁义礼智信吗?”

“我?尽量吧,起码我不会去当恶人,不会去坑害谁,当然喽,我也在争取不被人坑。我其实也在学习那些坏人的坑蒙拐骗的手段,只有知道坏人的那些手段才有可能去预防是不是?要不然,被人坑了还不知道呢!”李凡大咧咧的说道。

好吗,这一路上,有校长当捧哏,有张婕当听众,李凡这一路上就是在胡吹。

主管副校长到了目的地,那边的贾春生也被带回了学校,刚到,就接到了当地派出所的电话,工地包工头自首了,坦白向贾春生行贿18万多元。接下来,那些签单的餐馆和KTV的老板都前后到派出所里自首,声言,都先后想贾春生以及其他人行贿若干,整个案子太简单了,都不需要再问贾春生什么了。

当天晚上,他们一起参加了开幕式,李凡还参加了运动员的入场式,球队那群牲口算是把李凡给“亲热”的要死,现在的Y校队不管男队还是女队,都是焦点,下午在第一轮分组赛上都双双的取得了首战胜利,佟建华现在得意的不行。

大运会的比赛是非常紧凑的,可是规模也是吓死人的,全国那么多学校,光是报名参加的运动员就接近万人,这可是堪比世界级的大型比赛了。

参加完当晚的开幕式,各个代表队都在开会动员和准备明天开始的正式比赛。

同样是这一天,经过马嵬曾签署的文件,李凡原来雇佣的那个勘探队就在现有工地附近再次开始了钻探,到了下午的时候,居然就有了消息,靠近边际的一个地方居然采掘出来了一截古代木料,马嵬曾初步判定是“柏木”的。于是拍了照片发给了李凡,李凡一看就有些发蒙了,如果这一截柏木是2000年前的,那是不是说明下面有黄肠题凑?要是有黄肠题凑,那……那肯定是汉代大墓啊。

黄肠题凑,始于周代,兴于汉代,汉代以后就基本消失了。这里的“黄肠”的意思是指柏木的树心颜色,注意,必须是柏木,其他树木不可用。而“题凑”是指柏木木方摆放的形式,是摆放而不是卯榫,摆放也有讲究,所以,黄肠都是木方形式。根据汉代礼制,黄肠题凑与玉衣、梓宫、便房、外藏椁同属帝王陵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经朝廷特赐,个别勋臣贵戚也可使用。普通人家,哪怕你家里再有钱也不行,谁用就是逾制,马王堆那个辛追老太太就没有黄肠题凑,

如果说下面有“黄肠题凑”,那下面还真是说不好是汉代那个大人物的陵墓呢。李凡立即给马嵬曾发去了“每隔十米打一个探洞,测量深度。”的信息。

跟着马嵬曾又回信息:王副县长亲自上门找我们,他有一个黑瓷碗,从照片上看好像有一眼,不过,我还是看不准,需要拿回学校去做年代鉴定。

“我看过那个碗的照片,最近查了点资料,有些启发,你也查查,柴窑?”

马嵬曾看到李凡的回信,顿时蒙圈了,柴窑?他听说过,从来没有看到过。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